文学基因活跃老舍戏剧节

《酗酒者莫非》剧照摄影/王晓明 赵天阳

《兄弟姐妹》剧照摄影/钱程

《日瓦戈医生》剧照

  《亲爱的,胡雪岩》剧照 摄影/Wing Hei

  ◎梅生

  第二届老舍戏剧节近日在京闭幕。该戏剧节以剧目演出为主体,搭配戏剧论坛、戏剧工作坊、剧本朗读会、主题展览等外延活动,旨在呼唤戏剧文学精神。其中11部中外剧目,尽管风格迥异,但都具有浓厚的文学性。改编自路遥、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大部头巨著的《平凡的世界》《日瓦戈医生》,加工老舍、史铁生多篇作品的《老舍赶集》《酗酒者莫非》,获得多个剧本创作奖项肯定的《天下第一楼》《亲爱的,胡雪岩》等等,无论依托文学作品还是原创,文学基因皆跃满舞台。

  这些剧目的集中展演,呼应包括中国戏剧在内的世界剧坛致敬与解构经典文本的浪潮,同时为国内愈发贫瘠的原创土壤指明改良的方向之一是增添文学养料。

  纵观近些年借助大大小小的戏剧节展、Live放映与国内观众见面的国外戏剧,古希腊文学以及莎士比亚、契诃夫、普希金、田纳西·威廉斯等等大作家、大剧作家经典文本的当代剧场化,成为趋势。此种趋势下的多数作品,会遵循小说或剧作的情节脉络、精神主旨,但在具体的舞台手段上,有的是忠实化,如列夫·多金导演的《兄弟姐妹》、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制作的《理查二世》;有的是诗意化,如里马斯·图米纳斯执导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假面舞会》;有的是工业化,如英国国家剧场制作的莎士比亚戏剧;或者是先锋化,如尤里·巴图索夫版《海鸥》、斯洛文尼亚国家话剧院演出的《浮士德》。也有少数作品会在某种语境下对文本作出局部改造,如以色列盖谢尔剧院制作的《我是堂吉诃德》、铃木忠志创排的《特洛伊女人》,甚至是彻底颠覆,比如凯蒂·米歇尔导演的《朱莉小姐》《影子》等。

  本届老舍戏剧节上演的两部国外戏剧是上述众多分支中的两种。俄罗斯圣彼得堡科米萨尔日芙斯卡娅话剧院演出的《日瓦戈医生》,导演从恢弘巨著中抽取男女主人公不同年代的几次情感交集作为主线,手法简约节制,观众即使对帕斯捷尔纳克的小说较为陌生,也能粗略了解近半个世纪的时代风暴,以及它对俄罗斯民众尤其知识分子命运的碾压式改造。巴黎城市剧院带来的《围城状态》,动用科技手段把加缪剧作《戒严》中陷入瘟疫恐慌的西班牙古城加的斯,打造成了冰冷的未来之都,极致化展现关涉人类恐惧、死亡、救赎的剧作命题在当下的嬗变。

  文学作品的戏剧化热潮同样适用中国戏剧,并愈演愈烈。以老舍戏剧节的“灵魂”老舍为例,老舍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虽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撰写过《方珍珠》《西望长安》等话剧剧本,他的《茶馆》上世纪90年代也曾以北京曲剧的形式与观众见面,但将他的小说、剧作等文学作品搬上戏剧舞台,相当长的时期属于北京人艺的“专利”,且主要为《茶馆》《龙须沟》《骆驼祥子》等几部。

  近十余年,老舍文学作品的舞台化正从“一座庙堂”快步走向“广阔民间”。田沁鑫编导了《四世同堂》,林兆华导演《老舍五则》,方旭编排了多部老舍戏剧;李六乙、王翀、孟京辉分别排演四川方言、中学校园、先锋实验版《茶馆》,葛优主演《西望长安》,北京曲剧则有《正红旗下》《方珍珠》等等。这些作品或将长篇原著提炼浓缩,或把短篇小说结为一体,或亦步亦趋剧本脉络,或重新解构,少数已被观众认为传承了老舍文学精神,多数呈现效果是好是坏难下定论,需要交由市场检验——正如今天提及根据巴金长篇小说《家》改编的同名话剧,观众脑海自然浮现曹禺的剧本,不会知道电影导演、剧作家吴天也曾写过一版。

  除了老舍,近些年小说被改编成戏剧的中国现当代作家,甚至网络作家,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鲁迅、萧红、张爱玲、毕飞宇、余华、王安忆、陈忠实、刘震云、路遥、金宇澄、刘慈欣、南派三叔等等,难以详尽。除前面提及的《平凡的世界》《老舍赶集》之外,亮相第二届老舍戏剧节的另一部戏,来自武汉江湖戏班的《呐》,便由鲁迅小说集《呐喊》而来。该剧将当下诸多社会现象与鲁迅笔端的若干故事嫁接,是年轻创作者借助鲁迅精神思考时代的期望。

  这种现象延伸出另一种创作模式——国内文化机构邀请国外名导创排新作。经本届老舍戏剧节平台得以与京城观众见面的《酗酒者莫非》是其中一例。通过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俘虏”国内诸多戏剧迷的波兰名导克里斯蒂安·陆帕,受邀执导该剧,以欧洲当代文学剧场的理念手法,将史铁生唯一一部剧本体中篇小说《关于一部以电影为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散文《我与地坛》、短篇小说集《原罪·宿命》等共冶一炉,创造一首类似陆帕的《假面·玛丽莲》《伐木》《英雄广场》般,将影像与心理、现实时空多重巧妙结合的剧场长诗。

  中国戏剧人纷纷从文学家的字里行间寻找创作土壤,但比起国外同行,选取文本的眼光仍很局限,多数围绕现当代及网络作家打转。我们对古典小说、戏曲剧本、民间传奇等文化遗产开掘得远远不够,尴尬之一便是2016年国内戏剧界大规模纪念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辞世400周年时,发现莎翁“琳琅满目”,关于汤翁几乎“无话可说”。

  与此同时,国外戏剧创作常常是文学改编与原创齐头并进。“柏林戏剧节在中国”项目引进的德语戏剧,既有全新演绎经典文本的《约翰·盖勃吕尔·博克曼》《等待戈多》,又有摄人心魄的原创精品《共同基础》《轻松五章》。这些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的根基,均是老生常谈的“一剧之本”。没有好的文本,一切都是空谈——即使打破戏剧边界壁垒的作品,比如观众边走边瞧沉浸其中的《不眠之夜》、一部“电影大片”在舞台上即时诞生的《影子》,文本发挥的关键作用依然清晰可辨。

  反观国内,文学改编的戏剧视野狭窄、曲解原作、刻意讨巧;本土原创日益困顿,某些创作者“逼上梁山”,折射出已被提及多年的“原创剧本荒”。本土原创道路艰涩,但又不能忽视,应该将之与文学改编并重对待。如何提高原创成效?今年老舍戏剧节上演的几部文学性极强的原创剧目,尤其何冀平编剧的《天下第一楼》、潘惠森编剧的《亲爱的,胡雪岩》,给出某些启示。

  首演于1988年的《天下第一楼》,迄今已经演出接近600场,早被视为北京人艺继《茶馆》之后的又一经典。据何冀平在《却下层楼》等文章中所言,该剧剧本的出炉,除与她深厚的文学积淀、“写到额头滴血”的付出有关,还因当时北京人艺异常开明的创作环境。从时任院长曹禺、剧本组组长于是之到首版导演顾威,都给予她的创作以最大自由,充分尊重她的写作成果。演出三十年,《天下第一楼》的剧本仅被改动过四个字,且都由何冀平操刀。近两年被誉为香港话剧团又一力作的《亲爱的,胡雪岩》的剧本,原是潘惠森20年前做了大量案头创作,曾被蔡锡昌搬上舞台。2016年、2018年司徒慧焯在香港话剧团的支持下,做出舞美一繁一简两个呈现版本,潘惠森的两度剧本调整,同样是在香港话剧团开放的氛围中完成的。

  无论《天下第一楼》的几乎一字不改,还是《亲爱的,胡雪岩》的常改常新,都证明这样一个常识:好剧作的大前提是剧作家不受创作环境束缚,不必心急火燎地赶写时间紧、任务重的“急活儿”。有了这一大前提,创作者是否具有文学素养、肯吃苦头、甘于寂寞等个人品质,则是成败的关键。显然,国内诸多希冀写出原创佳本的写作者们,在此方面做得远远不够。没文化却想写出好剧本,闭门造车但幻想名利双收,只能说是“痴人说梦”。

  中国侨网11月7日电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加拿大安省一名姓赵的华裔女子在2010年﹐分别为5间不同的电影及电视制作公司担任第二摄影师助手,每次她都与个别的雇主签订合同。赵女士称一些办公费需自己承担,于是当年报税时﹐她申报1,149加元工作开支(employment expensese)作扣税用﹐以及相关的277.46加元货劳税(或合并税)退税,但遭税局拒绝。她随后上诉。

  联邦税局在个别情况下﹐容许国人以就业开支扣税﹐但当事人必须出示充分证据﹐证明雇主要求雇员承担有关开支﹐以及有关费用必须与工作有关。当事人在报税时﹐亦须填妥T2200表格﹐以备不时之需。赵女士因未能提交有力证明﹐也没按税局要求提交T2200表格﹐故联邦税务法庭驳回她的上诉。

  赵女士声称﹐她2010年受聘于EP Canada﹐但该公司负责支薪的职员提供的证据显示﹐赵女士并不在他们的工资单上﹐故有理由相信﹐EP Canada与电影或电视制作公司合作﹐直接聘请她的是其中几间制作公司。

  由于赵女并非在固定的办公室上班﹐故工作地点时远时近﹔此外﹐工作时她须使用自己的手提电话及计算机。赵女士声称﹐这些费用须由她承担﹐赵女士报称的1,149加元工作开支。但这与其出示的另一份文件所显示的3,352加元同类开支有出入。对此﹐赵女无法解释。

  法官逐项分析赵女士的报税项目﹐认为她报称的千多元工作开支中﹐只有极少部分符合申报条件。法官裁定只能给赵女士有限的退款﹐并发还税局重新评估。

  赵女士上诉﹐但最终被法官驳回。

  中新社巴黎11月9日电 (记者 李洋)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系列活动当地时间9日逐渐进入高潮。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凯旋门成为多项纪念活动的举办地,备受瞩目。

  法国总统马克龙9日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共同来到法国北部的阿尔贝特,悼念索姆河战役阵亡的军事人员。特雷莎·梅表示,来到此地不仅是缅怀英法共同的历史,也是为了展望两国共同的未来。

  索姆河战役是一战期间最大规模的战役之一,交战双方均投入了巨大兵力。英法联军发动进攻,谋求突破德军防线,但未能取得任何明显进展。交战双方均损失惨重,人员伤亡合计超过100万人。

  马克龙当天还与特雷莎·梅进行工作午餐。法英两国媒体透露他们趁此机会讨论了英国“脱欧”等现实问题。法英领导人均拒绝对工作午餐期间的谈话内容发表评论。

资料图:2015年5月8日,法国共和卫队在巴黎凯旋门前参加二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资料图:2015年5月8日,法国共和卫队在巴黎凯旋门前参加二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

  马克龙将于10日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访问一战停战地贡比涅森林。10日晚,马克龙将返回巴黎,分别与到访的外国政要会面。马克龙于11日一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日当天出席在巴黎举行的多项重要纪念活动。

  多个与一战结束100周年相关的纪念活动最近均在凯旋门举行。值得一提的是,凯旋门的拱门下方地面是无名烈士墓的所在地。无名烈士墓最初就是为了纪念一战期间阵亡的法军将士。无名烈士墓前,永恒之火长明。

  记者在凯旋门看到,凯旋门下已经搭建起了临时帐篷和舞台,分别用于接待前来参加纪念活动的各国政要、安全检查以及乐团表演等。凯旋门周围已聚集了不少安全人员,安保措施已经比平时严格很多。

资料图:法国总统马克龙。 中新社记者 龙剑武 摄资料图:法国总统马克龙。 中新社记者 龙剑武 摄

  9日晚,一战亚裔战士纪念仪式便在凯旋门举行。此次纪念仪式旨在向一战期间来法参加战斗和服务的亚裔战士致敬。仪式由法国亚裔高等理事会倡导,凯旋门下长明火拨旺仪式并向无名烈士墓敬献花圈活动同时举行。法国国民议会议员陈文雄等出席。

  据介绍,这是在一战结束100周年之际法国首次公开纪念为一战作出重要贡献的20万亚洲人,他们来自中国、柬埔寨、老挝、印度、越南、尼泊尔等国。相关国家的驻法大使或代表也出席了当晚的活动。当晚活动在众人齐唱《马赛曲》的昂扬氛围中落幕。

  凯旋门现已经停止向公众开放,人们需要凭借相关证件或证明才能进入凯旋门区域。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的文件显示,凯旋门最近两天已经安排了多项活动,各界人士均有不同的机会参加。11日,凯旋门将会见证一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活动的最高潮。(完)

  百子湾焦化厂公租房配租启动

  北京晨报讯(记者 王萍)记者从市住建委获悉,朝阳区百子湾、焦化厂公租房项目发布配租公告,并将于11月7日开始网上登记,两个项目可为朝阳区公租房轮候家庭提供房源7768套。这是本市实行以区为主分配公租房以来单次配租规模最大的一次。

  此次发布公告的百子湾项目位于朝阳区百子湾地区广渠路辅路南侧,可提供房源3682套;焦化厂项目位于朝阳区垡头地区焦化厂化工路北侧,可提供房源4086套。两个项目均面向2018年10月31日(含)前取得公共租赁住房配租资格,且尚未配租配售的朝阳区保障性住房备案家庭。其中,百子湾项目预估租金88元/平方米/月,小套型264套,中套型2864套,大套型554套;焦化厂醒目预估租金69元/平方米/月,小套型1959套,大套型2127套。

  此次配租的两个项目均为在建项目,朝阳区房屋管理局根据工作进度,择期组织摇号。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按照工程进度于项目竣工交用前两个月陆续启动选房入住等相关工作。预计入住时间为2019年9月后。

  今年以来,本市强化以区为主,加强统筹协调,不断扩大保障范围,加大公租房分配力度,截至10月底,已累计启动分配公租房2.1万套(户),提前超额完成市政府下达的全年新增分配1.5万套(户)公租房的实事任务。